试管婴儿肝素打多了有什么坏处_深圳助孕qq群_2248146

2021-06-13 14:31:42 来源:合肥晚报

天麻配川芎是古今治疗头痛常用而有效的配伍方法之一,这是由天麻与川芎的性味、功效特点所决定的。天麻甘缓质润之性可以滋补,又能祛风湿以止痛、平肝熄风以止痉;川芎气香质润,活血、行气、祛风、止痛四方面的功效恰合头痛复杂的病机,为六经头痛必用之药。《神农本草经》川芎“主中风入脑,头痛”。张锡纯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中指出:其特长在能引人身清轻之气上至于脑,治脑为风袭头疼、脑为浮热上冲头疼、脑部充血头疼。”

天麻与川芎药对治疗头痛,二者相辅相济,一升一降,既散郁结,又平亢逆,则清气得升而逆气易降,调畅气机,通达气血,通络止痛,实为治头痛的重要药对。

从历代天麻古方组成中可以看出,古方用天麻而不用川芎的极少,该药对几乎贯穿于所有天麻治疗头痛的复方中,下述其他药对例举的古方中均含有天麻配伍川芎。若川芎为主则用于外感头痛,若天麻为主则可用于内伤头痛。川芎散则有余而补则不足,升则有余而降则不足;得天麻潜降补益则相辅相成升降气机,清阳易升而痰火易降,气血易和而邪气易解。

肝功能受损如此严重,不用药物要想自行恢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

《本草经百种录》:“白芷极香,能驱风燥湿,其质又极滑润,能和利血脉而不枯耗。”冉雪峰《大同药物学》谓白芷“润而合之辛温,藉其冲动挥发之力以为涵濡灌溉之助。”天麻得川芎、白芷则祛风止痛之功力胜,天麻镇潜之性可制川芎、白芷辛温走窜,川芎、白芷辛散可助天麻走肌表巅顶,且三者皆兼濡润,又可与滋阴药相互化合,可用于风寒头痛、寒湿头痛、痰厥头痛、肝寒头痛、气郁头痛、血瘀头痛、血虚头痛。

圣饼子(《普济方》引《余居士选奇方》)、祛风清热散(《仁术便览》)、淡婆婆根汤(《重订通俗伤寒论》)、祛风清上洗药(《慈禧光绪医方选议》)、清上抑火汤(《何氏济生论》)、防风雄黄丸(《杨氏家藏方》)、风药一字散(《古今医统》)、追风散(《传信适用方》)、神仙透空丸(《洪氏集验方》)、太一丹(《传信适用方》)等方都是天麻与川芎、白芷同用。

川芎为血中气药,能化瘀滞,开血郁,上行头目下达血海;白芍微苦能补阴,略酸能收敛,《名医别录》谓其“缓中”,实即养育肝脾二脏之阴,收两脏之逆气。川芎、白芍相配,一动一静,一散一收,辛酸相合既可补肝气,又可开肝郁。白芍益阴力强以补天麻甘补之不足,天麻平肝力胜能助白芍酸收之不足,且川芎、天麻、白芍皆善止痛,川芎行气祛风止痛,白芍柔肝和肝止痛,三者配伍相得益彰,能用于血虚头痛、太阳头痛、肝郁头痛、肝火头痛、瘀血头痛。现代文献中此种配伍尤其多见。

湿痰横行经络,壅滞不通,天南星善于开络中之痰,天麻善于化痰熄风,二者皆善止痛,配伍应用,相辅相成。用天麻配天南星治疗痰厥头痛,是沿用至今的重要药对之一。

大追风散(《张氏医通》)、太一丹(《传信适用方》)、追风散(《传信适用方》)、八生散(《证治要诀类方》)、神仙透空丸(《洪氏集验方》)、一字散(《朱氏集验方》)、太白丹(《御药院方》))、乳香丸(《圣济总录》)等,均以天麻、天南星同用。

没想到,医生反复解释,丈夫依然不能理解,最后直接说,既然你们都没把握,还治什么治,这不是拿我老婆做试验吗,我要求转院!

天麻为治风痰之要药,善于熄风止晕;半夏辛温,为治湿痰要药,长于燥湿祛痰。半夏与天麻合用,功擅化痰熄风,二药相合相成,功专化痰熄风,主治眩晕头痛,历代医家常用作风痰要药。肝风挟痰者,每因痰随风动,风助痰势,化痰与熄风相伍,能防微杜渐,而收标本兼顾之功。